美媒:2023,美国外交跌跌撞撞的一年

参考消息网12月20日报道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12月15日发表题为《拜登2023年的外交政策跌跌撞撞一错再错?》的文章,作者是艾玛·阿什福德以及马修·克罗尼格。全文摘编如下:

今年我们有很多争议要解决:白宫和国会共和党人就乌克兰援助和加沙大屠杀的紧张谈判只是其中的少数例子。

几乎难以相信,我们专栏去年12月的标题是《2023年会比2022年和平吗?》

对华政策犹如过山车

马修·克罗尼格:我认为对去年问题的答案无疑是“不会”。俄乌冲突还在激烈进行。我相信,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们俩都没想到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会发生一场大战。

艾玛·阿什福德:这一年结束的时候陷入中东泥潭、也没能把重心转向中国?这就像外交政策的“土拨鼠日”(指曾经发生的事情周而复始,再度发生——本网注)。

克:你认为2023年*重要的外交政策事件是什么?

阿:选择太多了,令人难以决定。很容易想到加沙战争——这提醒所有人,巴以冲突这个棘手的问题无法掩盖。但我也认为,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剧烈变化值得关注。2023年初,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杰克·沙利文在布鲁金斯学会的演讲中表示,美国将通过出口管制和新的经济制裁设法限制中国获取高水平技术;到年底,两国领导人在加州会晤,试图缓解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现状相当混乱。*好的解释是政府意识到自己的行动过火,然后试图弥补。

美国国会刚刚公布其特别委员会的建议,涉及对中国采取何种战略:建议采取经济措施,开始实现美中经济脱钩。其中*激进的建议可能是对违反世贸规则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但还有其他很多措施——比如审查投资或限制技术转让——也相当严厉。如果国会将这些建议写入法律,明年两国关系将再次陷入恶化的循环。

中东仍然具有战略重要性

克:如果必须选择,我认为2023年*值得关注的国际事件是10月7日的哈马斯恐袭以及以色列随后展开的加沙战争。正如你所说,多年来,华盛顿一直试图将注意力从中东转向“印太”。有一段时间,情况似乎确实如此。中东局势平静。去年这个时候,*大的争论是美国和自由世界是否能同时应对俄罗斯和中国。

10月7日的袭击提醒我们,中东仍然是重要的地缘战略地区,华盛顿及其盟友不能忽视。这也提醒我们,“反恐战争”尚未结束,甚至可能永远不会结束。恐怖主义或许不像与中国或俄罗斯打第三次世界大战那么重要,但对具有极端意识形态的较弱群体来说仍然是一个有吸引力的战术,而且未来几十年很可能一直存在。

阿:我对10月7日袭击的解读有一点不同。从美国的利益视角看,这个事件并未加强该地区的地缘战略意义,因为美国的利益一直更关注石油和具体的安全问题。但这起袭击事件提醒人们,无论美国甚至阿拉伯国家多么想忽视巴勒斯坦问题,转而关注反华或反伊朗联盟,但这个问题不会消失,除非以某种方式得到解决。

克:如果白宫愿意把这个问题外包给伙伴以色列,它可能就没那么重要了。但这种情况不会发生。相反,这场冲突正在消耗高层的大量精力:拜登试图从椭圆形办公室微观管理这场战争,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国内政治原因。

但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伊朗扮演的角色。德黑兰长期以来一直支持哈马斯。眼下,伊朗经常在该地区对美军发动代理袭击。五角大楼称,伊朗研制出核弹的“冲刺时间”现在以天计算。

中东新冲突的爆发表明,美国及其盟友需要制定一项战略同时应对“印太”、欧洲和中东。

乌克兰僵局难以打破

阿:你对一件事情看法正确:2023年显示美国有多么力不从心。美国政府想聚焦中国,却把大量政治资本和精力用于其他冲突。值得注意的是,我们还都没有提到乌克兰。2023年似乎是乌克兰冲突开始在西方选民和政客中失去吸引力的一年,他们大多都在设法寻找以政治上可以接受的方式退出——或者至少降低这场冲突的温度。

克:乌克兰的反攻陷入停滞是今年的一件大事。我们在去年的年终专栏中预言对了,冲突的确持续到2023年。但是去年的这个时候大家对即将到来的春季反攻还非常乐观。

阿:这大概应该是一个迹象,说明进展不利:春季攻势直到6月才开始,到12月还没结束。

克:对。乌克兰已经取得一些成果,但进展缓慢、微小、艰难。俄罗斯得以用更加坚固的防御工事顽强抵抗。双方都在用无人机等新技术更好地观察战场并阻挠进攻,一些人因此猜测21世纪的战争会采用哪些新模式。

越来越多的分析人士和政客怀疑,没有什么办法能打破僵局,使情况对乌克兰有利。

阿:许多西方分析人士现在朝相反方向走得太远,认为僵局将永远存在。现在开始与俄罗斯对话没有害处。我倾向于认为,在2024年美国大选之前达成和平协议的可能性很小,但哪怕只建立沟通渠道也是一个开始。

我想知道,2024年,乌克兰是否会进一步被西方的议事日程忽略,还是会出现转机?

克:欧洲对乌克兰的支持依然非常坚定。美国新任众议院议长、共和党人迈克·约翰逊对乌克兰的支持力度也远远超出了许多人的预期。他对拜登的批评主要围绕缺乏清晰的获胜战略。到目前为止,他成功地保住了疑乌共和党人对他的支持,但这种情况可能无法长期保持。(编译/赵菲菲)

上一篇:美国释放委内瑞拉政府特使萨博
下一篇:美媒:320万美国人沦为气候移民”